2011年8月5日 星期五

全國童軍大露營就在我的家鄉

 2011 7/11~2011 7/17全國童軍大露營就在我的家鄉-高雄澄清湖


其實 一開始知道要去的時候我很興奮


因為雖然去菲律賓時一直亂抱怨很髒很臭很荒涼


但其實莫名的這趟人生中第一次國際大露營就為我留下了美好的回憶


而且永不忘懷 所以一直希望自己可以再回到那種感覺


那種每天當個堂堂正正的好童軍的感覺


那種每天隨心所欲交朋友換布章的感覺

但一切都在看到營區時變了


 一快凹凸不平充滿枯木還不時飄著波羅蜜臭味的營地
為了整理 我們帶著手套把地上所有的枯木和石頭丟到一個大到能讓家弘大哥泡澡的坑洞裡


最....難搞的就是落在樹下臭掉長蛆的波羅蜜


當你拿起來 他就散掉了 丟到坑洞的過程中 小屑屑就在這道完美的拋物線中飄揚


下午的工作就更艱難了 搭營門!! 而且非常的富有教育意義


大家還順便考驗中級的結繩部分


花了很久的時間 終於把木頭都綁好了卻找不到可以立營門的地方


因為唯一一片沒有大樹的邊 中間卡了一顆小樹 他說不能砍掉小樹


基本上那邊根本就不是給人住的


小樹之間的距離的間隔還一模一樣 不小心之間我們就踩死的好多樹= ="'

每天晚上小隊長都要開團長會議


一開始我很認真的召集全小隊聽我報告事項 連續兩天12點才睡覺


我的嗜睡症正式發作


我就聽完放小隊員不管 我知道要幹嘛就好了 到時後再說吧


隔天晚上人家在搭小的營門 我就去帳棚睡覺了


而且  一睡時鐘就走一圈 想說 總該休息夠了吧


沒想到隔天早上又頭暈了 後來去醫護站


那個醫生說我腦缺氧 不知道是真的還假的 可能澄清湖氧氣不足吧


又回帳棚睡了一覺 中午過後準備歸隊 結果又在出發前倒了 所以我又繼續睡


等夥伴們回來 都用一種充滿殺氣的眼神看著我


因為他們穿著雨鞋走很多路 結果我在睡覺


但我一整天的活動都沒有參加到 經過一番狂睡 嗜睡症總算是解決了不少


這天雖然還是一樣晚睡 但以前的症狀好多了 沒想到當晚就要撤離


我們像一群海嘯難民 不准洗頭 不准在澡間聊天(非常無聊) 10分鐘之內要吃完晚餐


團長們忙碌到大吼大叫 我也對我們小隊員大吼大叫


聽到營本部廣播撤離時間 我們經過另一陣大吼大叫後 終於牌好隊伍準備撤離


大家就穿著雨衣 背著輕便背包 穿著拖鞋 一坨人浩浩蕩蕩的去搭車 天空中還飄著綿綿細雨

到了陽明 我們還排練明天晚上分營營火的表演


這首組曲真不知道是誰想的呢


每當我跳這首 整個就high了起來 可能因為我們的白痴舞步太白痴了吧


一直有人擔心我的身體狀況 沒差啦 營火就是要high嘛


但在這狂歡之際 事情總是永遠無法十全十美


我想盡辦法想要告訴他們 別擔心 現在我們是一個團體 你們做的每個動作 我們也都是一樣


而且享受的去帶給台下觀眾歡樂 我站到後面去帶舞步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站在那個位子 可能覺得我在忠義的sexy dance很經典吧...)


我看到的卻始終是一副懶洋洋的身軀加綁上石頭的雙手


這麼多天來 我們永遠處處配合你們


什麼都讓你們 什麼都聽你們 為什麼這台上的短短3分鐘就不能豁出去呢


我也知道很為難阿 畢竟每個舞步都是那麼的...白痴


但是你們再跳的每一個動作都是我們經過討論.重複修改.不斷改良的舞步 在課餘時間我們是花那麼多的心血去準備 只為了台上的那短短3分鐘和我們21團



終於要分營營火了 我超級希望我們的表演能上閉幕式 那是一種榮譽呢 團呼-各各努力爭第一 可不是亂說的


但是我們真的太亂了 很多人不會跳 不然就是不熟


只有當初和我們在忠義正興有練的才比較熟而已


難怪....不然我覺得我們比稻草人可愛呀 又那麼國際化(台客舞.世足主題曲.三個傻瓜)三個傻瓜耶


大家都跟著Aal Izz Well~~ 馬來西亞人已經準備要衝上來了 冷靜一丁吧 大哥.= ='



玩的日子好像就是那麼的快 今天就要閉幕式了


其實也是有點捨不得 每次都這樣 抱怨到最後就很想念那些日子


其實閉幕式最讓我感動的不是表演 更不是致詞 而是介紹斯里蘭卡的影片!!


下一屆亞太在斯里蘭卡 那個影片更是把斯里蘭卡拍的有夠好玩 又泛舟又衝浪的 就很想去 但是想一想 已經國二下了呢...可能不行了 亞太的好處 就是去看一些你平常不會想到的國家


 



這次大露營的等級跟菲律賓快要差不多了


但是在抱怨之際 我也希望這種吃苦當吃補的精神不管在童軍還是一班同學都能夠世世代代的傳承下去 童軍精神永遠與你同在


陳家老二


 


0 意見:

張貼留言